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好!欢迎来到魔兽世界怀旧服WOW60版本1.12版本攻略资料站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热搜: LH服 新N服
统计信息
24小时热帖

[综合讨论] 凝望的背影——战士

[复制链接]
魔兽世界怀旧服 社区微信达人 发表于 2019-9-29 14: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都说战士留给我们的永远是一个背影,都说战士的格言是“要想伤害我的队友,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都说副本里怪打在布衣身上,痛在战士的心里,于是一次次的怒吼,希望把怪拉回来,可是,对战士的深入认识却是因为一次很偶然的事情。

公测即将结束的时候,我还在尘泥沼泽的海边练级,自从在网上看了冰法的录象和死上无数次后,一个人已经习惯了在一大堆怪物中来回奔走、冰环、暴风雪。。。。。。。,本来嘛,法师就应该是孤独的,高傲的,正是喜欢这份孤独和高傲,我才会选择了这个职业。只是循环的上马、拉怪、AOE、拣尸体让人有丝丝的厌烦了,于是转过身子,艾泽拉斯的海洋是如此的宁静,耳畔是呼呼的风声,甚至有那么一两只小动物在沙滩上悠闲的散步,其实这样的休息不也是一种享受么。

一条信息跳入眼中,原来是一个牧师朋友发过来的,“下剃刀高地吗?就少一个法师了”,我看看身上的巫妖法袍和死亡腰带,去就去吧,反正也杀腻了,去玩玩也好,于是一个队伍下了剃刀高地副本,有牧师、法师、猎人、盗贼和战士,由于是野队,大家配合并不是很好,老套的打法,法师变羊,战士拉怪,先杀大的再杀小的,但是剃刀高地的怪都是一堆一堆的,而且互相距离都比较近,而除了我稍微好点,其他人的装备都不是很好,打起来还不是很轻松,战士的血经常都在三分之一左右徘徊,而我也不得不提高精神来对付那些跑向牧师的怪物。

问题到底是出在了猎人身上,首先是宝宝在我们打的时候引到另外一堆怪,瞬间看着5、6个怪向着我们冲过来,而战士还不知道,正抗着原来的几只怪,在后面的我不得不冲上前去一个冰环,然后一个闪现闪到了战士附近,开始暴风雪,局面稍微控制了那么几秒,战士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转过身看到又是一堆正慢慢走向我,而我因为用过闪现而CD时间还没完,战士一声怒吼,死命的拉住了怪,使得我有空再和怪物拉开距离,但是HP也见底了,紧接着暴风雪,开始演绎着一个冰系法师的操作,牧师一见到这样便把重点放到我身上,开盾加血,狭小的空间里我艰难的腾挪,战士倒下了,倒在怪物丛中,死前又拉住了让怪顿了一下,于是冰环、冰锥,一片怪倒了下去,大家都松了口气,在埋怨猎人的同时也佩服我的技术。

“后面我AOE的时候,你可以不打了,那时候单个攻击没意义了!”我对战士说,我知道没有一开始的战士拉住怪,这次肯定是灭团。

“能拉一下是一下,战士总是要顶!”他做在地上喝水,我也注意到他的名字——我不想耕田,哈哈,现在的牛牛起名字都有趣,不象亡灵,又观察了一下他的装备,实在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队伍继续前进,我发现他能抗的程度比我想象的要高,才知道他是个防御战士,这倒是让我很惊奇,在那个级别几乎是不可能出现防御战士的,但是防战归防战,由于队伍的配合问题,战士又死了几次,但是在牛牛厚实的身影下,我疯狂的伤害输出,牧师实在加到没蓝,眼睁睁的看着战士死死拉住怪,血一丝丝的减少,然后轰然倒下。在出现意外的几次情况下,都万幸没有灭团,因为大家知道从十字路口跑到剃刀高地,会把人跑到吐的。

只是战士的装备都烂了,看着一声怒吼然后冲锋,把怪死命拉在自己身旁,我是有点欣赏这个战士了,只是他的名字叫他不想耕田,但是出来混也混得不怎么样啊,一声装备好烂。

终于打到BOSS了,依然是战士先上,在BOSS倒下的前3秒,战士也倒下啦,大家出了副本,各奔东西,我正想继续去尘泥刷经验,身边的战士叹了口气:“还不知道够不够钱修装备呢!”,于是我点交易,送了5G给他修装备,在他的感谢声中,一路跑到尘泥继续刷经验去了,队伍其他人都离开了,就我和他两个,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他发了一句“你在干什么!”,“我在练级呢!”,“哦,我也去练级了!”“恩”,在AOE的时候,我也抽不出空来打字,随后的时间内,更多的是沉默。

只是在一个小时内,队伍的显示上他就死了三次,我不禁有些奇怪,就算是装备不好也不应该这样啊,怎么说也是个战士,打开地图一看,原来离我不远,跑过去一看,原来也在另外的海边杀鱼人,只是那些鱼人中有会魔法的,而且经常鱼人一逃跑就引到一群,怪不得常死,于是我就在旁边陪他杀经验,经常是我杀了两个怪,他才杀了一个,“哇。法师的伤害就是高啊!”听他那带着羡慕的语气,我不禁有些须的得意,由于不用AOE,话也多了起来。

原来是他的朋友拉他一起玩的魔兽世界,在他朋友的要求下做了一个防御战士,后来他朋友离开了,就留下他一个留在了艾泽拉斯世界,怪不得会穷到连修装备的钱都没有,由于这样杀怪的效率并不是快,我边渐渐不耐烦起来,对他说“走,我带你去刷经验”

可能一个带字刺激了他,又或许他不知道网络游戏里带人和被带是很正常的事情,可能他觉得一个布衣带一个战士是侮辱了战士的尊严,反正他就是不去,但是法师的优越感使我坚持着拉他到我AOE的地方,然后开始了表演,十几二十个怪拉到,漫天风雪,瞬间怪物割稻草般倒下,我把队伍开自由拣取,于是战士便往往没拣完一批尸体,一批怪物又倒在地下了,“哇。。。法师还可以这样打啊!怪不得你现在就有马了!我们战士真是命苦,下次副本的钱还不够修装备的,我练级杀怪速度又好慢,你们法师好恐怖啊!”

时间在打打聊聊中一下到了深夜四点,精神开始疲惫下来,一开始是漏怪,在我暴风雪的时候总会有一个两个的怪没冰住,战士一个冲锋,成了怪物面前不可逾越的高墙,可惜随着疲劳度的增加,失误开始增多,经常出现失控的场面,那种情况下我都放弃逃跑了,呆在那准备成灵魂状态了,对于死我已经麻木了,这就是法师的悲哀。

一声怒吼在身侧响起,战士一个冲锋拦截,怪物立刻调头转向战士,我看着自己接近空蓝的状态,心中莫名的感动,前面的战士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留给了一个背影,只见到他的血血却刷刷的掉下去,唤醒开始快速的恢复魔法,冰锥扫出复仇的寒风,于是怪物倒下了,战士也倒下了,我坐在海边,静静的看着他的灵魂从远处跑来,复活,再呵呵的傻笑,再说几句夸奖的话,我突然觉得很惭愧,惭愧我说过的带他刷经验,是的,等级可以不平等,装备可以不平等,但是人和人是平等的。

“我死掉很正常的,你那样冲过去,万一我的唤醒没恢复,那你不白死了,反正你也没在战斗状态,怪又不会追你。”看着战士坐在地上回血,我幽幽的叹了口气,转过头去,海风好大,眼睛有股热流在涌动着。

“没有一个战士看见队友在自己眼前死去而毫无动作的,这样的战士还有意义吗?”朴实的话语,厚重的身躯,是啊!我选择了法师是为了向往魔法的强大,他选择了战士不就同时也选择了保护和奉献么,如果只为游戏的点滴利益而放弃了我们选择职业的初衷,那我们玩游戏还有意义么, 不都是为了追寻心中的理想而来到艾泽拉斯大陆么。

我把他加了我的好友,孤傲的法师加了他第一个好友,从此我上线就M他,和他一起练级,路过见到其他战士我会跟上去看看他的装备然后问在哪打的,然后找上其他法师,经常是两个法师一个牧师加上战士,然后四个人在副本里横行霸道,终于把他身上的装备由绿色装备换到了蓝色装备,他的操作也日益娴熟。

我到了四十级的时候才开始学急救术,已经错过了打亚麻布、毛料、丝绸的怪物了,在某次练级中无意说到后,第二次上线,信箱中收到了他寄来了满满的亚麻布、毛料、丝绸,原来他花了一个通宵去打那些小怪物,为的就是帮我把急救术练上来,我和他说我可以去拍卖行买,怎么要去浪费时间和点卡,他也只是笑笑,打了“呵呵”。我想,这份笑声里,是有着对朋友最真挚的情感吧。

中间我劝他去洗点改成攻击的战士,但是他执意做一个防御战士,说他一开始并不是很喜欢做防御战士的,但是随着和我练级,陪我们三个布衣下副本,他渐渐喜欢上防御战士了。

收费开始了,他几天的上线时间少,还是四十六,我则疯狂冲到四十七,我再也不能叫他和我练级了,四十六和四十七的区别在于我可以饶过玛拉顿副本中的第一个怪,然后去AOE那十七个精英怪,而四十六则一定不行,在到四十七后那个晚上,一个通宵就冲到了五十二级,新的副本、新的任务在向我招手,原来向往已久而不能去的地方可以去了,当我踏上新的征途的时候,等级上决定了他不能再陪我了,我们只能通过聊天来感受,我打到好的战士的东西,会在第一时间寄给他,看到新的怪物的时候会告诉他,在西瘟疫拖火车的时候,他特意跑过来看我几次,当时再也不能和我一起练级了,于是西瘟疫的农场里,只有法师一个孤独的身影一路冲到六十级,听说他进了一个公会,作为防御战士在下副本时很受欢迎,但是我不知道在那些不下副本的日子里,他一个人如何的度过。

现实中的工作越来越忙碌,我不得不暂时离开心爱的艾泽拉斯大陆,忙碌于这滚滚的俗世洪流中,等到三个月后重新登陆上游戏后,原来一身引以为傲的装备已成垃圾,原来那些熟悉的名字也都不见了,我给他寄出了信,可惜再也没反应,问他们公会的人,公会频道上显示他最后一次上线已经是一个月前,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我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不知道他的电话,不知道他的QQ号码,我骑着马重新来到了尘泥沼泽的海边,海风依旧凉爽,海水依然那么的蓝,但是那个厚实的身躯再也寻找不见了,一时间,感慨万千。

“想要伤害我的队友,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跨越过去。”再次想起这句话,我,一个孤傲的法师,把这份最真诚的敬意献给你们战士——艾泽拉斯大陆最可爱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