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好!欢迎来到魔兽世界怀旧服WOW60版本1.12版本攻略资料站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热搜: LH服 新N服
统计信息
24小时热帖

[综合讨论] 多收了三五斗[战士版]

[复制链接]
魔兽世界怀旧服 社区微信达人 发表于 2019-9-29 14: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奥格瑞玛的银行外,横七竖八停着各处来的科多兽、狼、迅猛龙和骸骨马。门口排队的是都是60的战士,把门口塞的很满。厚厚的履历表用各色的夹子夹着,一捆一捆地,填没了这只爪子和那只蹄子之间的空隙。门口进去就是卡利多姆大陆最大的人才市场了,副本队伍leader们就排在市场的那一边。早晨的太阳光从粗糙的石头房子顶棚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柜台外面晃动着的几面龙人盾牌上。

那些战士大清早骑坐骑出来,穿越了半个艾泽拉斯大陆,到了奥格瑞玛,早饭也不吃一下,便来到柜台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防御420,护甲8000,狂暴战士和武器战士不要。”副本队伍leader们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战士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八月里,你们不是说防御只要390么?”

“380也招过,不要说390了。”

“哪里有涨得这样厉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战士像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要求还要高呢!”

原来出来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最近天照应,很多人roll到了勇气套装,联盟的人也不来作梗, 很快就做了血色任务拿到了合金胸甲,有的还砸锅卖铁买了牢狱肩甲,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被ninjia或盗号更坏的征兆!

“还是不要干的好,我们回去呆在家里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leader们冷笑着,“你们不干,人家就关门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战士,头几批还没找到副本队伍,58、59的就要满级了。现在各种族防御上400的战士也多得是。下mc副本的Position是为他们留着的。”

58、59的战士小弟,防御上400,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已经60好久的战士不去mc,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去mc呢?自己穿了很多年的蓝色甚至绿色装备是要换的,为了做魔法瑟银头盔、买牢狱肩甲、当初为自己买坐骑借的债都是要还的。

“我们到战场讨生活吧!”在战场,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有人这么想。

但是,leader又来了一个“嗤”,摸着自己的史诗法仗不屑的说道:“不要说战场,就是到新副本也一样。我们同行公议,这两天只收防御上420,护甲超过8000的战士。”

“到战场去干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这里到战场要排队,天知道排多长时间!就说战场装备吧,要多久才能够到荣誉要求啊?那要多少点卡?”

“老大,能不能要求低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要求低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队伍是要去下mc副本的,不是去ubrs和厄运,你们要知道,降低一点,团灭了谁负责?修装备不要钱么?”

“这个要求实在太高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八月里防御要求390,这个月的行情又涨到420,不,你老大说的,380也招过;我们想,现在总该比390稍低点吧。哪里知道还是420!”

“老大,就是八月的老价钱,390吧。”

“老大,战士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多招两个吧。”

另一位leader听得厌烦,把手里咬了一半的魔法面包扔到街心,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要求高,不要干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并没有请你们来。只管啰嗦做什么!我们有的是Position,不给你们,可以给别人的。你们看,又有几群战士挤过来了。”

三四张崭新的龙人盾牌好不容易从人堆里挤过来,盾牌后面是充满着希望的年轻的脸。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巨大的铁护肩上。

“听听看,今年什么要求?”

“比八月都高,防御420。”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迸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60级的战士总得去mc;而且命里注定,只有落地在这奥格瑞玛。奥格瑞玛有的是mc副本队伍,而战士就需要mc副本的紫装。

在装备好和坏的辩论之中,在防御tank和dps板贼的争持之下,结果拿龙人盾牌的朋友把自己送进了各个队伍的副本,换到手的是数额或多或少的dkp。

“老大,试用期短些,dkp高些,不行么?”干活拿不到足够的dkp积分,好像又被他们打了个折扣,怪不舒服。

“乡下#&%!”戴着毁灭王冠的头靠在大班椅上,鄙夷不屑的眼光从工程学透镜上射出来,“下一次mc就拿一次积分,谁好少做你们一个Cent。我们这里没有试用期短,dkp高的,只有这样的工。”

“那末,换联盟工会的吧。”从名称上辨认,知道参加的队伍不是联盟工会的。

“吓!”声音很严厉,左手的食指强硬地指着,“这是通敌叛国!你们不要,可是要想吃官司?”

不要这offer就得吃官司,这个道理弄不明白。但是谁也不想弄明白,大家看了看Offer上的Terms,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便把名字签在了上面。

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奥城银行,另一批人又排着队挤了进来。同样地,在柜台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赶走了满60以来望着不断提高的防御值所感到的快乐。同样地,把万分舍不得点卡换来的60级的自己送进mc的副本,换到了并非想象的那么高的dkp积分。

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

战士朋友上奥格瑞玛来,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在pvp服务器担惊受怕做任务farm好容易到了60,想找个好工会下副本,身上买坐骑买装备,七七八八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前期投资不能浪费,须得下mc赚点紫色装来,回家了给父母看了也争光,陈列在拍卖行里的花花绿绿的装备,听说要上千金币,自己已经眼馋很久了,需要去打钱,但是装备不好打钱就慢,遇见联盟也总吃亏。还有,还有,女朋友总是攀比,说女伴的男朋友都是××工会的MT了,自己的男朋友这么没用,所以挤破脑袋也要去mc看看。

他们咕噜着离开奥城银行的时候,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己不利的赌场——这回又输了!输多少呢?他们不知道。总之,报名参加mc后的时间没有剩下多少是自己的了。还要添补上不知多少金币的修理费,dkp积分不知道多少自己才会满意,这要到拿到的时候才知道。

输是输定了,马上骑着科多回去未必就会好多少,在拍卖所转一转,买点东西回去,也不过在输账上加上一笔,况且有些东西实在等着要用。于是拍卖所见得热闹起来了。

他们三个一群,五个一簇,拖着长短不一的身影,在拥挤的拍卖所看着。嘴里还是咕噜着,复算刚才得到的代价,咒骂那黑良心的工会leader们。女牛头们臂弯里挎着篮子,或者一只手牵着BF的尾巴,眼光只是向两旁的店家直溜。有几个给所谓名牌大减价勾住了,赖在那里不肯走开。

“小姐,这件虔诚手套是最后一件,穿在你身上是既有气质又漂亮,还有30% Discount,机会不多哦。”故意作一种引诱的声调。

当,当,当——“奥术水晶刮刮叫,25一个真公道,先生,带几个去吧?”

“喂,这里有各色宝石,艾泽拉斯钻石原始晔乇鸫蠹跫郏?30金币一个,要不要买些回去?”

几家的店伙计特别卖力,不惜工本叫着“先生、小姐”,同时拉拉扯扯地牵住“先生”的盔甲,他们知道惟有刚来时,“先生”们的口袋是充实的,这是不容放过的好机会。

在节约预算的踌躇之后,“先生”把辛苦farm到的金币一个个地交到店伙计手里。奥金锭是做盔甲必需的,转化又麻烦,只好买几个。各种精华的价钱太“咬手”,不上了吧。付魔呢,预备付十字军的就付了个屠魔,预备要22智力的就单来了个智力+5。崭新的屠龙书试着翻了一下,眼里发光,给GF一句“不要买吧”,便又放了回去。想买高级马的简直就不敢问一声价。说不定要八九百金币吧。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买回去,别的不说,家乡白头发的老太公老太婆就要一阵阵地骂:“这样的年时,你们贪安逸,花了八九百金币买这些东西来住,永世不得翻身是应该的!你们看,我们这么一把年纪,谁骑过这些东西来!”这啰唆也就够受了。

“先生”还沽了一点酒,向认识的法师讨了些面包,回到散布在艾泽拉斯大陆各处的老房子新房子里,又从包包里拿出盛着咸菜之类的碗碟来,便坐在桌边开始喝酒。会烹饪技能的Gf们在厨房里生火煮饭。一会儿,这也冒烟,那也冒烟,个个淌着眼泪。

酒到了肚里,话就多起来。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样的命运里,你端起酒碗来说几句,我放下筷子来接几声,中听的,喊声“对”,不中听,骂一顿“FUCK”,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

“防御技能420,真是碰见了鬼!”

“去那个大工会也不是主tank,解决不了身分,打工。留在这个小工会算是有身分,但是没法去mc这些高级副本啊!”

“在大工会打工比在小工会厉害;大工会还发药水,有修理费呢!”

“工真个打不得了!”

“退了工会自己组织个工会吧。我看的自己组织工会倒是满写意的。”

“组织工会去,好打算,我们一块儿去做小工会会长!”

“谁出来当头?谁来出会费?他们开工会的都有几个头,男男女女,老老小小,都听头的话,头要么自己有钱,要么有个有钱的gf,不然哪里镇的住啊。"

“我看,重新练个号,到联盟去做战士也不坏。我们师兄小F,不是么?重新练号去联盟工会里做mt,听说一年dkp有上千,上千dkp积分啊,照今天的价钱,可以换多少紫货啊!”

“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联盟工会爱搅基,好多的工会散了伙,小F的号都被人盗了,你还不知道?再说我们是pvp服务器,重新练联盟号需要cdkey的,练到60还要许多点卡,除了比尔和华尔街的子弟,哪里来这许多钱?”

路路断绝。一时大家沉默了。酱赤色的脸受着太阳光又加上酒力,个个难看不过,好像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迸出来似的。

“我们天天练级,下副本farm装备金币,到底替谁做的?”一个ud战士呷了一口酒,幽幽地提出疑问。

就有另一个牛头战士指着部落徽记和半新不旧的中士披风说:“近在眼前,就是替他们做的。我们吃辛吃苦,熬夜练级下副本,满60了出来,leader们嘴唇皮一动,说一句‘防御420’就把我们的油水一古脑儿吞了去!”

“要是让我们自己定dkp,那就好了。凭良心说,1000一年,我也不想多要。”

“你这囚犯,在那里做什么梦!你不听见么?他们公会是拿本钱来开的,不肯替我们白当差。”

“那末,我们的点卡费修理费,也是拿本钱来出的,为什么要替他们白当差!为什么60了还要替那些资本主义公会白当差!”

“我刚才在副本里这么想:现在让你们占便宜,鲜血体力交给你们;往后没得吃,就来吃你们的!”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网着红丝的眼睛向上斜溜。

“真个没得吃的时候,什么地方有吃的,拿点来吃是不犯王法的!”理直气壮的声口。

“今年春天,报上说一个60的联盟战士,找不到队伍下mc副本,删号了。”

“暴雪也做了游戏统计,发了通告,说是要加强战士的天赋,以后战士不会失业了吧。”

“今天在这里的,说不定也会失业,谁知道!”

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议决案。酒喝干了,面包吃过了,大家回自己的工会上班。熄灭的篝火便冷清清地荡漾着潮气。

第二天又有一场大型副本队伍招聘会来到这里举行。奥城银行里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这种故事也正在各处服务器里表演着,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


作者注:好吧,这篇其实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原创,是我闲来无事模仿原著改编的,跟大家分享,并以此深切缅怀我开服牛头战士走过的岁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