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好!欢迎来到魔兽世界怀旧服WOW60版本1.12版本攻略资料站
关注我们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扫描直接访问
热搜: LH服 新N服
统计信息
  • 2猎人稀有宝宝坐标分享
    魔兽世界怀旧服
    [猎人]

    猎人稀有宝宝坐标分享,你带的是哪几个?9 马兹拉纳其 莫高雷 9 暮色巡游者 泰

24小时热帖

[综合讨论] 猎人小故事

[复制链接]
丢丢姑娘 发表于 2019-3-10 19: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爷爷……我……我的手在抖……”稚嫩的声音小声着有着颤抖。

  “没事,放轻松,你要想着,枪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你就是枪,看着准星……不,你要训练着不要去看准星,那就是你的身体,你的拳头,你要想着它往前延伸、延伸……”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声而清晰地说着。

  “爷爷,那是一头熊,万一我没打中……”

  “孩子!别说话,你是猎手,在你的枪口下的,都是猎物。”

  “我明白了,爷爷。”稚嫩的声音这一次无比的坚定。

  “嘭!”

  桑尼克一下子坐起,摸摸刚才撞在地铁车皮上的脑袋,魔兽世界私服的人类的座位实在是太不适合矮人了,而且这枯燥的环境,实在是让人无聊地想要睡觉。已经是两天了,暴风城告急,作为防守,矮人们精湛的射击技术,无疑是一个利器。

  桑尼克摸着自己的猎(())枪,那是已故的爷爷留给他的。也是年少时爷爷对他的训练,使得他用着那杆没有准星的老式猎(())枪,成为了当地雪山里最年轻而打得最快、最狠的猎人。在上地铁前,有不少人让他更换一杆猎(())枪,但是都被他拒绝了,因为这杆枪,已经成了桑尼克身体的一部分。

  “嘭!”又是一声响,地铁停住了。

  “到了么?到了么?”矮人们纷纷围到了车门口,可是矮人们刚费力地将车门拉开,一个满身血污的人类战士便踉跄着撞了进来。

  “嗷,我的朋友,怎么了?”几个矮人立马扶住这个人类,关切地问着——这是人类和矮人们长久的友谊所造成的,毕竟人类也给了矮人不少的帮助,特别是暴风城的莱恩国王,他的睿智同样为坚毅的矮人们所敬仰。

  “哦,是矮人啊……”人类战士艰难地喘着气,似乎随时都可能晕的不省人事一般。

  “别急,我的朋友,慢慢说。”桑尼克说着,递了一个水壶给人类,当然那里面不会是什么水,而是矮人们最钟爱的烈酒。

  “谢谢……”人类摆摆手推开了水壶,“我也,快不行了,朋友们,快走吧,回,铁炉堡去,莱恩国王,遇刺,暴风城防御,崩溃,正在沦陷……”

  魔兽世界私服的矮人们张开了嘴听完了人类的话,而人类说完后便脖子一歪,不再说话。不少的矮人们开始抽泣,还有些人痛苦地锤着地铁的车皮,懊恼自己怎么不能早些赶到。

  “不,我们不能回去!矮人们要么阵亡,要么就把胜利的消息带回去!”带头的矮人发话了,顺便给自己的火(())枪装填上了子(())弹。

  “说的对!矮人们不会就这么毫无荣耀地离开!”矮人们纷纷准备好了武器,列成小队,站在地铁口。

  “好了,大地之子们,现在是给那些怪物瞧瞧我们的厉害了!”带头的矮人吼了一句他家乡的方言,一脚踢开了地铁站的大门。

  而地铁口这里,却是一片的死寂,只有远处还能隐约听到一些喊杀的声音,大概士兵们全到前方去杀敌去了。

  “我来过暴风城,跟我走,去城门那吧,应该城门还没破。”一个矮人说到,确实如果城门告破,陷入巷战的混乱中,那整个城市理应是没有一块安宁的地方了。

  魔兽世界私服的矮人们拉了拉身上披着的斗篷,迅速向着城门方向跑去。虽然人类们经常嘲笑着矮人的短腿,但是矮人的速递——特别是在山地或者一些其他的糟糕地形,矮人的双腿总是格外的出色。

  “嘿,弟兄们,你们还好吗?”矮人们很快就到了暴风城的城门边上,震天的厮杀声使得矮人们的声音传了许久才被人类守卫们发现。暴风城的城门在兽人的猛攻下已经是残破不堪,但是在城门里面,却是看不到一个活着的兽人。很难想象,在国王都已经被刺杀的时候,这些守卫们是凭着什么样的意志力才能现在还在这里坚守着。

  “噢!是矮人!矮人来了!”城墙上的卫兵匆匆跑向他们的指挥官,不一会儿,矮人们便被人类友好地带上了城墙。

  “朋友们,你们来的太是时候了,我们现在急需要像你们这样优秀的射手,来解决一些小麻烦。”人类指挥官热情地给了领头的矮人一个拥抱,然后立即分布下了任务, “你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守好城墙上的几个重要隘口,对那些兽人术士和一些其他的重要威胁进行狙杀,当然我的朋友,我们也会有战士来保护你们的。”

  “能与你们并肩作战是我们矮人的荣幸!”领头的矮人行了个礼,“对于我们小伙子们的枪法,你尽可放万分的心。”

  “嗨!那边,那边那个术士,看见没有?”一个身材瘦小的人类战士忙拍着桑尼克的肩膀,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小战士方才指着的那个兽人术士应声倒地。

  “太棒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小战士撩起了面罩,看上去,这只是个不过十四五岁的孩子。

  “嗨,别看我小,我可是刚和兽人作战就参加了战斗的哦!我到现在已经杀了五个兽人了!”看着桑尼克不屑的表情,小战士立即有加了一句道,“要不是他们看我小,总不让我去最前线,我绝对不止杀五个!”

  “而且……我还比你高!”看着桑尼克依然不为所动,小战士终于抛出了杀手锏,这下桑尼克的脸顿时涨的通红,但是手中的活依然没有停下,在他枪口下倒下的兽人依然一个接着一个。

  “哎,看来你们矮人真是石头变的呢!”小战士无奈的耸耸肩。

  “哼,是土灵!”桑尼克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小战士立即凑了过来。

  “呀!你还真会说话啊!”

  “见鬼……”桑尼克嘟哝着。

  正当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着的时候,突然魔兽世界私服的小战士叫了声“当心”,然后一把将桑尼克扑倒在了地上。桑尼克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时,只听身后一声巨响,桑尼克便是一阵头晕。

  “哎,你没事吧。”小战士那稚嫩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没,我们矮人可结实呢。”桑尼克撇撇嘴,“你呢,小瘦猴?”

  “我可是老兵了!”小战士嘟着嘴,“只是……背后有点冷。”

  可是,刚说完,小战士便一声没吭就栽倒了下去,在他的脖子后边,一块弹片已经划破了他脖子上的动脉,鲜血很快便铺满了一地。

  “小瘦猴?!”桑尼克一怔,忙向城墙下看去。而在几近是猎00000枪临界射程的地方,几架“粉碎者”正在准备下一次攻击。这种能抛射出巨大燃烧弹的庞然大物虽然只能很偶然地造成伤害,但是在对于城墙的打击力和对于敌方部队的震慑力,确实不容小觑。

  这么远,子00000弹打出去必然是一道弧形,桑尼克比划了一下,举起了枪。

  “桑尼克!你个疯子,你要干什么?”

  “甘克思,这不是你要关心的事!”桑尼克大吼着,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的一声响,两秒后,一名正在操纵“粉碎者”的兽人往后一栽,倒在了地上。

  “真是个疯子。”一边那个叫甘克思的矮人摇摇头。

  桑尼克一时间杀红了眼,不断地举枪射击,一时间“粉碎者”的进攻完全被打乱了,但是地面上的兽人术士们却一时间得以抬头。

  “桑尼克,别管那些粉碎者了,快看下面!”甘克思又开始吼了起来,不过这次桑尼克却显得极为不耐烦。

  “其他的你去解决吧,别烦我!”桑尼克再次发枪,又是一名兽人倒在地上。

  “别管那些粉碎者了!快看下面,这个角度只有你能打到了!”桑尼克极不情愿地看着甘克思所说的方向,三名兽人正以着最快的速度推着一辆推车,向着城下冲来。至于推车里究竟是什么东西,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阻止他们自然是必须的。

  “就这?”桑尼克端起枪,“砰”,一名推车的兽人立即倒在了地上。

  “好!再来!”桑尼克再次举枪,“砰”,推车的兽人顿时就只剩下了一人。

  “终结的一击!”桑尼克熟练的举起枪,而最后的那名兽人,即使是有着嗜血的狂躁,在这种恐惧下,也不由得有些乱了,好几次跑的都有些踉跄。

  “嘿,你在干什么?”桑尼克一惊,“砰”地一下,子00000弹擦着兽人的肩头飞了过去!

  “桑尼克!“一边的甘克思大叫起来,这不由得让桑尼克更加心烦意乱,但是刚才,那是小战士的声音!桑尼克回过头,而小战士那冰冷的尸体依旧躺在那里。

  “这是什么邪恶的法术!”桑尼克皱紧眉头,举枪。他已经瞟到了那个该死的兽人术士,但是现在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

  “砰!”推车的兽人身形一晃,再次推着小车向着城门奔来!

  这是……桑尼克一时大脑里一片空白,隐约中,小战士的声音、甘克思绝望的吼叫声、双方的喊杀声,一时间乱成了一团……而最后在桑尼克脑海中的,是一阵来自兽人的、邪恶的笑声。

  “轰!”

  硝烟渐渐散去,战场中顿时充满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呼声,兽人们的欢呼,和人类的惊呼。

  暴风城的城墙,包括方才还在城墙上的矮人们、人类们,顿时只剩下一顿废墟。

  魔兽世界私服的暴风城告破……

  桑尼克已经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睁着的,还是闭着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才有的只觉。桑尼克费力地摸着,还好,猎00000枪还在,现在他应该是困在城墙倒塌的废墟中。

  桑尼克费力地刨着自己斜上方的石块,他现在急切地想知道现在暴风城的命运,即便是从他在还未倒塌的城墙上,发出最后一枪那时起,就已经有些明白,但是他还是想再亲眼验证一下,再看看是否有……奇迹。

  直到一个小时候,桑尼克总算是听到了外面的雨声,当第一缕新鲜的空气吸入鼻孔时,桑尼克就不由得一丝冷颤。

  那是浓烈的血腥味!

  桑尼克小心地扒开前方的石块,夜色的隐约中,一个临时的茅棚下,三个兽人似乎正很开心地坐在一起,而在他们身边,是垒起一堆的人类的头颅。

  “该死……”桑尼克暗骂着,一面小心地将枪口微微伸出一点。

  几个兽人嘻嘻哈哈了一阵后,一个兽人终于起身,看来他需要一个隐蔽点的地方,去解决一点点生理问题。

  “就是现在,只需要一点……”看着兽人在墙角停下,桑尼克暗想着,只见天空中一闪!

  “很好!”桑尼克一扣扳机,随着一声雷响,那个正在舒舒服服地小解的兽人立刻一声没吭地栽在了墙上不动了。

  剩下的两个兽人似乎没有发觉。过了一会,其中一个兽人似乎终于感到有些不对劲,正当他起身走到刚好转角避开另一个兽人的视野的时候,随着又是一声的雷响,兽人“扑通”一下栽倒在了地上。

  “昆图?”最后一个兽人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可惜此时已经为时已晚,随着又是一声的惊雷,这个兽人还未起身,就栽倒在了火堆边上。

  “哎,这下得赶紧了,别给火烧出了味。”桑尼克嘟哝了,小心地从废墟中走出来,将最后一个兽人的尸体挪开了火边。

  魔兽世界私服此时的暴风城,已经成了一堆满是焦痕的废墟,桑尼克小心地避开还剩下的些许兽人步兵。而在一些巷口,桑尼克总能发现一些已经破碎的尸体。甚至有些尸体他还认识,包括城墙上的人类指挥官,领头的矮人。

  桑尼克看着满目的疮痍,无力地倚在墙边,顺势瘫软了下去。

  “矮人们要么阵亡,要么就把胜利的消息带回去!”

  桑尼克摸摸腰间,还酒袋还在。

  “大人,城内已经基本清理完毕,能用的资源已经都收集了起来,其他的一点都没留下。”

  兽人术士满意地点着头,不过他的目光还是停留在议会发来的文件上。

  “大人,那……”

  “你就先出去吧。”术士头也不抬地说。

  “轰”,又是一声雷响。

  术士猛地抬起头,他看到的是传令兵的尸体,还有正举枪对着他的桑尼克。

  “噢,原来是个矮人。”术士轻笑着,“怎么,找我有事么?”

  “我认得你,兽人。”桑尼克狠狠地说着,兽人的笑声,和那天他在晕过去的那一瞬间,最后听到的笑声,一模一样。

  “是吗?我猜,你是那个在城墙上打死了我手下好几个学徒、以及干扰粉碎者工作的矮人?”术士很是不屑,“你是来找我报仇的?”

  “你觉得呢?”桑尼克的手指已经放在了扳机上,“反正,今天,你一定要死。”

  “那不见得。”术士轻轻地勾着手指,“那么我们就来打个赌,我赌你杀不了我,现在就开始吧。”

  桑尼克立即扣下扳机,可是还没等子00000弹出膛,随着一道绿光,术士已经出现在了桑尼克的身后。

  “我觉得,我还是多陪你玩会吧。”术士轻笑着,桑尼克只觉得手臂一阵痛楚,再去看时,已经腐烂了一片。

  “别急,游戏才刚开始。”术士看着桑尼克再次对准自己的枪口,再次勾了勾手,一只长着犄角和翅膀的魅魔出现在了桑尼克面前。桑尼克的耳边顿时充满了各种声音,一会是小战士的“那边”,一会是领头矮人的命令声,还有甘克思的吼叫声……而魅魔的形象也在不断变化着,桑克斯只觉得一时间天旋地转,自己身上的每一个器官都开始不听自己的使唤。

  “怎么样?”术士抓住桑尼克的枪口,对准自己的胸口,“现在,开枪啊?打死我啊!”

  桑尼克努力地摆动着手,猎00000枪已经脱手掉到了地上,他努力试着使自己的手指不再颤抖,从自己的腰间扯出一把刺刀。

  “怎么?”兽人术士有些惊讶地看着矮人这惊人的控制力,他不由得退了几步,不过看着矮人滑稽的动作还是让他安心,“你还是杀不了我,矮人。”

  “那么……”桑尼克颤抖着将刺刀抬起,突然猛地在脸上一顿划过,整个面部顿时鲜血直流!

  “现在,我也听……不到,看不到……”桑尼克努力地喘着气,现在刚才已经花费了他不少的精力去摆脱魅魔的控制。

  “现在,我可以安心的,开枪,杀了你……”桑尼克缓缓地蹲下身子,摸索着自己的猎00000枪。

  “一个瞎子?还是个聋子?”术士笑着,但是也不由得放轻了脚步,口中开始念出咒语。

  “爷爷,没有了瞄准……怎么打?”

  “孩子,一个真正的猎人,猎00000枪就是你的一部分,他就是你的拳头,你的眼睛,你的眼睛……甚至,他就是你!”

  桑尼克猛地抓起猎00000枪,熟练地上膛,举枪。

  “砰”,枪响了,术士的掌间也涌出了一道暗影的光芒。桑尼克只觉得胸口一闷,整个身体顿时飘了起来,向后飞去。而术士再低头时,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鲜血从自己的心脏出汩汩而出,头一歪倒在了地上。

  魔兽世界私服的暴风城陷落,莱恩国王被刺杀,整个人类王国顿时都陷入了悲痛,而像暴风城这样军事力量无比强大的人类城市的陷落,也给人类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不过,抵抗一直没有停止,据说就在暴风城陷落后,兽人步兵们就害怕上了打雷,每当雷声响起,总是时不时地有战士倒在地上。

  而在这些时间发生前后,总有人看着一个矮壮的身影,从林间,或者是雪山走过,他总是用斗篷遮着他那张令人恐怖的脸,用他腐烂的双手举着枪,出现在一切入侵的兽人可能出现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大家都在看
一周热点排行最近7x24小时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