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售前

  • 售后

今日热门
【WLK怀旧服练习服(lxfwow.com),纯仿官方,快来提前熟悉练习WLK版本的一切信息,更
综合讨论-WLK 2022-06-27
周末在不可描述全团187打了10NAXX,分享一下体验: 队伍配置:74T、DKT、奶骑*2、奶D
综合讨论-WLK 2022-06-27
暴雪在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版本中新增了很多游戏内容和机制,其中很大的一个改变就
综合讨论-WLK 2022-06-27
原帖地址[https://www.wowhead.com/news/is-dragonflight-too-early-world-of-warcraf
综合讨论-10.0 2022-06-27
在前些天发布的蓝帖中,暴雪提到在WLK前夕将会开放两名特殊是限时Boss——斯坦索姆的
综合讨论-WLK 2022-06-28
魔兽世界TBC怀旧服已经进入末期,不得不承认TBC版本对于金币回收做得相当不错,在怀旧
综合讨论-WLK 2022-06-28
WCL官方昨日发布公告,宣布TBC怀旧服仲夏火焰节烹饪和BUFF可以正常使用,想冲分的玩家
太阳井-TBC 2022-06-28

[综合] 冰冠堡垒全介绍

[复制链接]
魔兽世界怀旧服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6-17 16:12:18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cbbbf173ed644811987865ea9c8c744ci68.gif.png
冰冠堡垒是天灾军团最大的要塞,同时也是恐怖的巫妖王最后的堡垒。坐落于诺森德的冰冠冰川冰冻废土上的冰冠堡垒环绕着冰封王座而建,而这曾是耐奥祖灵魂的监牢,直至他与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合体成为新巫妖王。由萨隆邪铁铸成的堡垒内驻扎着巫妖王最强大邪恶的仆从——一支站在它的主人和试图毁灭巫妖王之间的活死人大军。

021549084c8847c6994015c5f1d4325bi68.gif.png
冰冠堡垒——从极远之处便可看见,世界上最大的亡灵大军的家园——统治着诺森德。在堡垒内部的是巫妖王——对其不知疲倦、近乎无穷无尽的臣民有着近乎神般力量的暴君——意图让艾泽拉斯屈服于他的意志。
对这座巨大堡垒发动突袭是艾泽拉斯历史上最危险,也是最关键的行动之一。传奇英雄银色十字军的大领主提里奥·弗丁和大领主达里安·莫格莱尼联合领导了对冰冠冰川防守森严的大门的攻击,联盟部落也牺牲了许多生命——事实上,是整支军团——来达成这一目标。他们不能失败。巫妖王的统治必须终结。
冰冠堡垒是位于龙骨荒野和冰冠冰川边界的巨大建筑群。南部入口天谴之门安加萨被颅骨之庭所环绕,两侧分别是弗塔根要塞和库卡隆先锋营地。

7d8c3fcae1dc40578583c1e408b7e0b0i68.gif.png
冰冠堡垒防守森严的北部入口被白骨之庭所环绕,建造于冰冠冰川南部群山之中。堡垒周围是巨大的城墙和利剑般的尖塔,成为冰冠冰川地平线上的一个地标,顶端散发着光芒。

ab17595b7c754347b7593b5ebc85a46di68.gif.png
副本地图

a8240319287341d3bd309c9082578371i68.gif.png

c627309be3824dcf9e7b0ebae5831f64i68.gif.png

07dea062f2604927bb1ec34d16a5d4d2i68.gif.png

38c5602cc1da4337a4267f5886285a3ci68.gif.png

8c60e684e4c14696812a7880314cd43fi68.gif.png

cde76d3800f74a8bb2b80e864a83132ei68.gif.png

e3e6a78a9fa84faa93057231efe28454i68.gif.png

eb560b7051ba4a7a8ddd057f14f02b86i68.gif.png
副本首领
玛洛加尔领主
玛洛加尔领主是冰冠城塞的看门人,巫妖王亲手用一千个被他击败的生物的骸骨将它组合而成。他手持巨大的镰刀,对胆敢侵入的人宣判死刑。他是无数想挑战巫妖王的勇士们必须面对的第一道考验。

638132e5b632428eb12684c28934a785i68.gif.png
亡语者女士
冰冠堡垒下层区第二位首领,玩家击败玛洛加尔领主后才能见到她。这位女巫妖指挥在场所有诅咒神教成员阻止玩家继续前进。

bfdca443ea8c4aa992b7f69f6c437dddi68.gif.png
冰冠冰川炮舰战
冰冠冰川的冻土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天灾爪牙,随处可见的缝合构造体等等怪物使得整个区域里就没有几处可以让联盟和部落建立营地的地方。于是艾泽拉斯的卫士们望向了天空。
两艘炮舰,联盟的破天号和部落方以前任大酋长命名的奥格瑞姆之锤号,盘旋在冰冠冰川的上空。在与巫妖王的早期战斗中,它们被用来侦查下面的地区,二者经常打个照面,顺便用炮火点亮风雷滚滚的天空。
现在,随着银色锦标赛的建立,天灾军团的大敌终于开始进攻冰冠堡垒。这座要塞在地面上坚不可摧,而堡垒那直冲云霄的尖塔让双方的领导人都意识到,以这两艘炮舰打头阵的空袭是侵入阿尔萨斯要塞的唯一办法。
两位善战的勇士将带领这次进攻:联盟方的穆拉丁·铜须和部落方的萨鲁法尔大王。二人都想要击败巫妖王,将一切生灵从瘟疫的威胁下解脱——但这两位英雄还有这其他的个人恩怨。萨鲁法尔要寻找他失踪在天谴之门的儿子的下落,而穆拉丁背负着阿尔萨斯罪行的阴影,要对这一切做个公正的了断,甚至想要救赎他曾经的爱徒。
即使二人有着同样崇高的目的,联盟和部落绝不会分享这次总攻的荣耀。冰冠堡垒高处只能供一艘炮舰停靠。破天号和奥格瑞姆之锤再次在尖塔的半空相遇,在炮火的风暴、挥舞的剑刃和勇士的咆哮中激烈碰撞。最重要的是两艘炮舰上的战斗部队,那些已经开始对冰冠堡垒展开攻击的老兵们,他们将为直面阿尔萨斯而浴血奋战——你这样的英雄们。

59e77c86167c433abf289367fe90ff30i68.gif.png
死亡使者萨鲁法尔
德拉诺什·萨鲁法尔,通常被称为小萨鲁法尔,是瓦罗克·萨鲁法尔之子和“赤斧”布洛克斯加的侄子。他母亲的身份并不为人所知。德拉诺什很像他的父亲和叔叔,生前是一名凶猛的战士。他坚定地相信父亲所信奉的荣誉观。于天谴之门一战中死在霜之哀伤下之后,德拉诺什被巫妖王复活为死亡领主萨鲁法尔,也被称为被转化的勇士。随后,他被派往冰冠堡垒,负责阻止任何玩家对攻占其新主人的城堡的觊觎。在随后的战斗中,玩家将其永远杀死,尸体被他的父亲带走并安葬在纳格兰。

133517a9c02e4fad9fd9c9e0813afdafi68.gif.png
烂肠
烂肠是冰冠堡垒天灾工厂三个首领之一,烂肠与他的兄弟腐面想把进入冰冠堡垒的玩家通通杀光,以赢得父亲(普崔塞德教授)的肯定。

327ece0f451b44f2a7661a461ba17501i68.gif.png
腐面
腐面是位于冰冠堡垒第二个区域天灾工厂的首领之一,普崔赛德教授的得意作品。腐面与他的兄弟烂肠要将敢于踏入冰冠堡垒的敌人统统杀光,以赢得父亲普崔塞德教授的欢心,同时也替自己死去的小狗报仇。

2dda71f8c1ce44b8a6abf7e37ab4c1ddi68.gif.png
普崔塞德教授
这位天才科学家在自己的实验室为天灾军团开发各种瘟疫、凋零、毒气和软泥。

4754721740fb4603b468670139612bbbi68.gif.png
鲜血王子议会
瓦拉纳王子
瓦拉纳王子生前是银月城的血族王子。在凯尔萨斯进攻巫妖王落败后,他麾下一些最为精锐的血精灵追随者惨遭杀戮,被复活成了名为黑暗堕落者的不死怪物。巫妖王将瓦拉纳派往北风苔原的圣城恩吉拉以伪装潜入联盟要塞进行扰乱并扩充天灾军团的战力,可瓦拉纳却被前来拯救妹妹莉蕾萨的萨萨里安斩杀导致战败。最后在冰冠堡垒被鲜血女王兰娜瑟尔复活,并展开对远征军的复仇。

23fcc7599f444b6a800684bad4165b48i68.gif.png
凯雷塞斯王子
巫妖王将凯雷塞斯派往乌特加德城堡,希望能够抑制维库人身上的潜在毁灭力。抵达之后,这位大使发现了一群更加渴望帮助天灾军团的人。乌特加德城堡是威胁嚎风峡湾的绝佳位置,凯雷塞斯丝毫没有将它拱手让给粗鲁入侵者的打算。在乌特加德城堡被杀死后在冰冠堡垒被鲜血女王兰娜瑟尔复活。

a06e5e3152134bcb90294ad655f00dbbi68.gif.png
塔达拉姆王子
在凯尔萨斯攻击巫妖王落败后,他麾下一些最为精锐的血精灵追随者惨遭杀戮,被复活成了名为黑暗堕落者的不死怪物。塔达拉姆王子就是这些狡诈嗜杀的吸血鬼生物中的一员。为了尽心竭力地取悦巫妖王,他进入了饱受战争摧残的安卡赫特深处寻找失落的蛛魔圣物,用以强化那些凶暴的亡灵蛛魔。被杀死后在冰冠堡垒被鲜血女王兰娜瑟尔复活。

d89869f5ac7f469dac65c7ec07ffecffi68.gif.png
鲜血女王兰娜瑟尔
兰娜瑟尔生前带领血精灵与伊利丹一同进入诺森德讨伐巫妖王,然而一心想向天灾军团复仇的她不幸在战斗中丧生。死去的兰娜瑟尔还有其余血精灵精英被巫妖王复活为萨莱茵,协助巫妖王指挥天灾军团四处作战。鲜血女王兰娜瑟尔作为萨莱茵一族的领袖,镇守着冰冠堡垒的赤红大厅。

6beedfdd645d4f2e80f3f5a80edc0b53i68.gif.png
血女王与圣剑奎尔德拉
萨洛瑞安·寻晨者的牺牲和奎尔德拉的损毁
在奎尔德拉被损毁之前的前一任主人是奎尔萨拉斯的精灵勇士萨洛瑞安·寻晨者。当阿尔萨斯率领天灾军团入侵奎尔萨拉斯,并荡平银月城准备向自己的最终目的:永恒的太阳之井进发时,奎尔萨拉斯最后的抵抗者们在萨洛瑞安·寻晨者的带领下撤退至太阳之井,并在那里布防准备迎接天灾军团的入侵。这时候,萨洛瑞安·寻晨者命令自己的部下撤退,而他本人则和奎尔德拉来到了奎尔丹纳斯岛的入口,准备用自己的生命为部队布置防线拖延住时间。
在天灾军团的先遣部队和奥尔巴兹·血毒的进攻下,萨洛瑞安·寻晨者阵亡了。随后,奎尔德拉被凯尔萨斯的心腹,同样也是奎尔德拉的最后一任主人——兰娜瑟尔取得。兰娜瑟尔在奉命跟随凯尔萨斯讨伐巫妖王的战斗中不幸牺牲。透过霜之哀伤,阿尔萨斯复活了兰娜瑟尔为己所用,并让她成为一群在艾泽拉斯四处监督天灾活动的萨拉因一族的女王。
兰娜瑟尔女王热心地执行着她的新任务,但是每当她看到自己的佩剑,就会因为想起曾经的生活而变得恼火与愤怒。她无法忍受这样的折磨,伴随着一阵响彻冰冠冰川的尖啸,她击碎了奎尔戴拉并将碎片全力地丢向远方。
从此,奎尔德拉就永远的从奎尔萨拉斯人民的心中消失了。
奎尔德拉的诞生
时间追溯回到生命初始的时候。艾泽拉斯的守护巨龙们铸造了许许多多的魔化剑刃。在这些众多的彩色剑刃中,当属姊妹剑——奎尔塞拉和奎尔德拉的力量最为强大。为了保持艾泽拉斯生物族群力量的平衡,生命的缚誓者·阿莱克斯塔萨——红龙女王,将这两柄龙族神兵赠予了辛多雷和奎尔多雷的勇士。两把剑在主人的手中变幻了形态,以此来配合主人的力量……
——《上古龙铸之刃》
奎尔德拉的重生
《魔兽世界》3.3.5版本中,玩家已经可以进入新三本(灵魂洪炉,萨隆矿坑,映像大厅),从副本中的小怪掉落中获取这个神秘武器任务的开启物品:残破的剑柄。
残破的剑柄

1f2cfd0c37c948e0ab54930500abb07ci68.gif.png
这把老旧破碎的剑柄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辉。这剑柄在断掉以前一定是某个工匠的精心杰作。
如此优雅的徽记与剑柄上奇特的珠宝装饰,在在显示出这把剑的主人肯定不同凡响。夺日者的人一定有兴趣了解如何修复这把艺术品。到银白联赛场地南边的奎尔德拉之冢去找他们的代理人。
随着这个开启任务,暴雪将带着你一步步解开这对姊妹剑中的另外一把带着传奇色彩的神物:奎尔德拉的神秘面纱。
上古龙铸之刃
将剑柄交给奎尔德拉之冢的麦连恩·阳炎,他会告诉你这把剑一定不是凡品。
”不会错的。这剑柄是属于一把强大且古老的武器,但会是哪一把呢?我无法辨识上头的独特徽记,不过事情还有解决的办法。
“克莱奥斯特拉兹,也就是为人所知的克拉苏斯,是奎尔多雷和肯瑞托的老朋友。以他丰富的知识与资源,想必能理出些头绪。到龙眠神殿的最上层找他商议,然后回达拉然找夺日者圣堂的魔导师哈索瑞尔报告结果。”
当你在龙眠神殿的顶端找到了克拉苏斯,他却会很抱歉的告诉你记载着这把剑的铸造记录的史书《上古龙铸之刃》已经交给了先来一步的银色盟约使者(如果你是联盟玩家,这里则是夺日者使者。本词条中为了方便记录,只以部落玩家方式记录)。
当你带着这不幸的消息返回达拉然的夺日者圣殿告诉魔导师哈索瑞尔时,他却轻拍你的肩头告诉你不要慌张。夺日者们自然有办法将这本记载着奎尔德拉秘密的史书夺回来的。
银色盟约计划
”我在城底区的线民发现有银色盟约的密探在咒语与乌鸦酒店搜集情报。银色盟约的人通常不会在下水道出没,所以他们一定在密谋些什么。
前去城底区找出这个密探,并解决他。检查一下他身上有没有任何资讯可以帮我们找出龙眠之书的下落。我们不能让那些白银誓盟的傻瓜抢先一步把书带回冰冠冰川。“
带着魔导师的这句话,你可以轻易的从达拉然城底区的咒语与乌鸦酒店中杀死这个密探,并从他的身上搜出了一份《银色盟约计划》。将这份情报交给魔导师,让他来出出主意吧。
适当的伪装
帮助你潜入银色盟约领地可不是件简单的差事,只有身著银色盟约战袍的人才能获准进入圣堂。假如我们可以拿到一件,再加上简单的附魔,就可以完成後续的工作。
“你可以在命运丝线上方的露台找到桑迪・光烁。我以前帮过他几次,所以他欠我一个人情。他在城里面帮各式各样的人处理送洗的衣物。或许他有办法把外袍“借”你一阵子。”
果然,魔导师决定了用伪装的方式去探听到一些情报。在帮助桑迪·光烁完成了他的衣物清洗工作后,他爽快的将一件银色盟约的战袍借给了你。
在哈索瑞尔的帮助下,你穿着附魔过的战袍轻易的骗过了银色盟约的防御者们,从容的走进银色盟约的旅馆找到了秘法师泰巴林,而他则一边埋怨你的迟到,一边将这本克拉苏斯交给他们的《上古龙铸之刃》的抄本交给了你。当叮嘱你不要将这本书落入夺日者的手中时,你估计会忍不住笑出来的。
重铸奎尔德拉
“我们必须尽快把书交给麦连恩・阳炎。你可以带给他吗?我不放心让其他人运送这本书,而你证明了你拥有牵制银色盟约的资质。”带著它前往奎尔德拉之冢,地点在冰冠冰川的银色比武场之南。麦连恩将等待着你。如果他能鉴定出这把剑的来历,我们就能将其纳入埃萨・夺日者的名下,并且让达拉然以及联盟们看到,我们将一马当先对抗巫妖王。“
魔导师哈索瑞尔的命令自然不能违抗,因为这还代表着奎尔德拉的命运。很快的,你就将在奎尔德拉之冢重新见到一脸期待表情的麦连恩·阳炎。当大家一起在思考如何重铸这柄龙族神兵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我将奎尔德拉带到了冰冠冰川,就是为了毁掉它。奎尔德拉永远不会有第二个主人!”
鲜血女王的出现并没有打击夺日者们的信心。麦连恩·阳炎随即交给你了第二步的任务:重铸奎尔德拉。
“我们不能坐视奎尔德拉如今残破且沦丧的模样。带著残缺的剑身以及破损的剑柄,前往冰冠堡垒的萨隆矿坑。巫妖王在那里使唤奴隶采集、加工以及转换萨钢矿。这些灌能的萨钢锭就是我们重铸奎尔德拉所需的材料。你必须收集灌能的萨钢锭并且夺取锻造大师之锤,然后将这些东西带到锻造大师的铁钻去重铸剑刃。“
重回萨隆矿坑后,你发现了麦连恩·阳炎所说的萨隆锭,并在锻造铁砧上将奎尔德拉重铸成形。当你将重铸的奎尔德拉交给麦连恩·阳炎时,他却摇摇头表示这仍然不够。
”奎尔德拉的碎块终於接合好了,整把剑现在已回归完整的面貌,但在淬链之前仍无法用於战斗之中。这把磨损的萨钢剑刃相当脆弱,只要击中任何东西就会立刻粉碎。
“在冰冠堡垒深处的灵魂熔炉是一个可以安心淬炼剑刃的地方。带著奎尔德拉到众魂吞噬者的住所寻找炉缸。把剑刃放进炉缸中淬链,我会在冰封大殿等着你。”
当你一路杀到灵魂洪炉并将奎尔德拉在吞噬者的坩埚中淬炼之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把剑……这把剑居然有自己的思想!
“你已经重铸和淬炼完剑刃了,但它依然纹风不动的插在剑鞘之中,跟一般的剑没什麽两样。但你说这把剑在引导着你,似乎它拥有自我的意志?
”你敢把它带去它所欲之处吗?这把剑不该如此沉寂与执着,但我担心若你不将它带往它想去之处,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查出原因。带著它前往冰冠堡垒里的映像大厅,但是请保持警觉。我会在冰封大殿等你。
当走进映像大厅看见那把霜之哀伤后,奎尔德拉突然从剑鞘中飞了出来,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准备开始攻击你。好不容易压制住它时,乌瑟尔的灵魂告诉你,这把剑由萨隆邪铁重铸,由千万个灵魂的火焰淬炼。如果不将它带去太阳之井净化,你迟早会丧失操纵它的力量。带着这个信息,你立刻赶到了奎尔丹纳斯岛,太阳之井。
奎尔德拉的净化
当来到太阳之井后,门口的守卫却不让你进去。
“抱歉,我们也才刚刚夺回太阳之井,不能让你随便的这么想进去就进去。你说你手里有那把已经失落的神剑奎尔德拉?那怎么样才能证明?
”你就是跟米拉连恩・日炎合作的人吗?我知道一个方法,可以让我们测试剑刃。
“如果你清楚这把剑的来历,你就会回想起,它曾经是萨洛瑞安・曦寻者在抵抗天谴军团入侵太阳之井时的佩剑。他拼死奋战为同袍争取准备的时间,而他倒下的地方如今称作死亡之痕。你可以在这座小岛上的死亡之痕最南边找到他的遗骸。去那个地方看看,如果他的亡魂给你祝福的话,我就会允许你进入太阳之井。”
在死亡之痕中搜寻到了萨洛瑞安的遗体,你却恍惚间看到了当年天灾入侵时的记忆。
“我命令你们撤退布置防线,我会在这里拖住天灾军团为你们争取时间。尽力守护太阳之井是我们的义务,记住,不要辜负我们的王子。”
看着自己的手下们离开后,萨洛瑞安发现了你的存在。
“你……不是我的士兵。你愿意留下和我一起作战吗?”
你和他联手清除了天灾军团之后,萨洛瑞安看见了你腰间的奎尔德拉。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了解它。既然奎尔德拉既然在你的手里,那么它一定是已经认同了你。接受我的祝福吧,愿你能够掌控它的力量。”
回报给门口的守卫之后,他将你传送到了太阳之井。在瑟洛玛·塞隆王和众人的目光中,将重铸的奎尔德拉放进了太阳之井,看着它的光芒在太阳之井中一点点绽放……
奎尔德拉的重生
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随着夺日者大法师埃萨·夺日者的祝贺声,奎尔德拉终于重回人世,并和你的力量融为一体。从此你将肩负一个新的使命:带着奎尔德拉,和那些艾泽拉斯的勇士们共同去面对巫妖王!
奎尔德拉任务最终有七种奖励武器。其中单手剑2种,双手剑2种。不能使用剑的职业(德鲁伊)还可以有单手锤和双手锤可以选择。
踏梦者瓦莉瑟瑞娅
踏梦者瓦莉瑟瑞娅是一位被天灾军团捕获的绿龙,她被困在冰冠堡垒霜翼大厅无法动弹。为了拯救梦行者,玩家需要在天灾士兵的阻挠下将她从半身不遂治疗到满血。

7b0a7cb2bb5f49c0b315b07083f04eb9i68.gif.png
辛达苟萨
冰霜巨龙辛达苟萨,是一只被巫妖王在冰冠冰川复活的强大冰霜巨龙。生前是玛里苟斯的配偶,另一版翻译名为辛德拉苟萨。永恒之井一战大地守护者耐萨里奥意图占据巨龙之魂公然反叛其他龙族,玛里苟斯和辛达苟萨带领的蓝龙军团攻击耐萨里奥都以失败告终。辛达苟萨被击飞至诺森德的冰冠冰川,身负重伤的她无法飞往龙骨荒野安息,只能绝望地在冰冠冰川殒命。
当巫妖王与死亡骑士阿尔萨斯·米奈希尔融合一体觉醒后,辛达苟萨被复活为冰霜巨龙为巫妖王效命,镇守于冰冠堡垒的霜翼大厅。

8ee56ff8c2af446c89eb98b5f5f589b9i68.gif.png
辛达苟萨的陨落
很久很久以前,在这个世界尚未分崩离析之时,泰坦们创造了五色龙族。红龙、蓝龙、青铜龙、绿龙和黑龙受命守护新生的艾泽拉斯世界。其中,蓝龙之王玛里苟斯是所有奥术魔法的守护者,因此也被称作“织法者”。而辛达苟萨则是玛里苟斯深爱的配偶。
强大的黑龙之王奈萨里奥得到了统御大地和地脉深处的力量,被称作“大地守护者”。在地精奴仆的协助下,奈萨里奥铸成了一件名唤“巨龙之魂”的神器。他巧舌如簧,诱骗其他巨龙将力量注入这个圆盘之中,宣称这一切都是为了对抗入侵艾泽拉斯的燃烧军团。
然而,在巨龙联军对抗燃烧军团的入侵之时,奈萨里奥却背叛了他的龙族盟友。于是,在永恒之井的上空,龙族之间展开了一场手足相残的末日大战。
玛里苟斯和辛达苟萨率领蓝龙军团将大地守护者团团包围,准备向黑龙之王发起最后一击。奈萨里奥却祭出巨龙之魂。神器释放出无比强大的力量,顷刻之间几乎将整个蓝龙军团屠戮殆尽。
冲击波将辛达苟萨远远震飞,她被甩到了极北酷寒之地的深处。身负濒死重伤的辛达苟萨被震瞎了眼睛,她绝望地寻找着龙骨荒野——那是龙族在将死之时必会前往的安息之地。辛达苟萨再也飞不动了,她的身躯重重地摔在冰冠冰川的冻原之上。蓝龙之后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呼唤着玛里苟斯的帮助。
但回答她的只有凛冽的极北寒风。这里离龙骨荒野实在太远,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到达。她痛苦地意识到自己的灵魂将永远无法安息。随着生命缓缓离她远去,她的心智也渐渐丧失。
弥留之际,辛达苟萨的心中只留下了愤怒和憎恨:对燃烧军团的恨、对奈萨里奥的恨,甚至是对玛里苟斯的恨。然而最浓烈的,却是对整个生者世界的恨。死亡终于降临,而辛达苟萨发誓:要复仇。
巫妖王之怒
数千年后,巫妖王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从长眠中苏醒,来到了辛达苟萨之墓。在这里,他将辛达苟萨复生为亡灵,使她成为一只强大的冰霜巨龙,并指派她率霜巢龙投身战斗。巫妖王当着骨龙辛达苟萨的面将她失落幼崽的灵魂化为了亡灵,作为对这头巨龙最大的侮辱。广为人知的是,阿尔萨斯将辛达苟萨作为坐骑使役。
在萨隆矿坑,当天灾领主泰兰努斯被击败后,辛达苟萨便会短暂地现身。当被解放的奴隶军的领袖(联盟的马丁·维克图斯,部落的戈库恩·铁颅)称颂冒险者们的勇气之时,在他们身后,辛达苟萨于矿坑中腾跃而起,倾泻她的怒火,抹杀了领袖与他的军队。关键时刻,冒险者被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或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拉回隧道入口,才幸免于难。
辛达苟萨随即撤回了她位于冰冠堡垒的霜翼大厅的巢穴。在那里,藉由伊米海姆维库人的帮助,她进一步强化了她的子嗣们。踏梦者瓦莉瑟瑞娅被冒险者们解救后,赐予了英雄们翠绿的生命水晶,以供在辛达苟萨之战中使用。瓦莉瑟瑞娅指示英雄们攻击冰霜女王直至其虚弱,进而使用水晶抽取出她体内的精华。与此同时,达里安·莫格莱尼也指示影之哀伤未来的持有者,在彻底击杀辛达苟萨前,携影锋经受住四次她的冰霜龙息,为其进行最后的力量灌注。 最终,辛达苟萨在冰冠堡垒被冒险者击败,而她的晶化精华被带给了龙眠神殿的卡雷苟斯。
巫妖王
629eab465f4bc.jpeg
巫妖王是魔兽世界设定中的一个职位,天灾军团的统领,并非专指某人,为止共有三代,初代耐奥祖、二代阿尔萨斯、三代伯瓦尔。
在恶魔的惩罚下,巫妖王诞生的唯一目的就是:统帅被称为天灾的庞大亡灵军队。
耐奥祖是兽人萨满长老,他的地位曾经高如德拉诺氏族的兽人大酋长...却也沦落到成为燃烧军团的奴隶。第二次战争接近尾声的时候,耐奥祖受死亡预言的引导,疯狂地打开通往其他世界的新传送门供兽人侵略;可是同时创造大量传送门所产生的魔法压力,毁灭了德拉诺。耐奥祖则逃进最近的传送裂隙躲过了家园的灭亡,却发现恶魔基尔加丹正等待着他。基尔加丹从以前就一直在操控耐奥祖的预言、将兽人引导上黑暗的道路,如今这个恶魔惩罚自己的傀儡,毁掉了耐奥祖的身体,将他的灵魂封闭在冰棺之中,也就是日后的冰封王座。这个举动促成了巫妖王的诞生,这个幽灵般的存在号令着名为“天灾军团”的亡灵军队,作为燃烧军团对抗艾泽拉斯的先锋。
虽然背负着恶魔之令,巫妖王仍打算摆脱燃烧军团的控制。在第三次战争期间,他召唤来自洛丹伦的堕落王子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作为他最忠诚的死亡骑士。当巫妖王受到背叛者伊利丹的威胁时,阿尔萨斯挺身前往诺森德的冰封王座,打破环绕主人的冰壁,戴上巫妖王的头盔,与他融为一体。数年后,联盟和部落大举进攻并消灭巫妖王,但他们发现肆虐艾泽拉斯的天灾军团永远需要一名领袖。勇敢的伯瓦尔·弗塔根公爵自愿成为天灾的新任看守人,牺牲自己以遏制亡灵的肆虐。
巫妖王阿尔萨斯是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版本的最终敌人。

8981f4d8efbb4cb2bc591179ebddf0a3i68.gif.png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是洛丹伦王国的王太子,也是白银之手骑士团成员。他是国王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的儿子和王储,由乌瑟尔·光明使者训练成为圣骑士。另外,他还跟著名法师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有过一段恋情。
尽管一开始有着光明的前途,阿尔萨斯最终却成为了艾泽拉斯有史以来最为强大而邪恶的存在之一。拿起受诅咒的符文之刃霜之哀伤后,他成为了天灾军团的一名死亡骑士并率领亡灵大军摧毁了洛丹伦、奎尔萨拉斯与达拉然。阿尔萨斯最终来到冰冠冰川的冰封王座前并与巫妖王合为一体。
在之后多年作为巫妖王统治冰天雪地的阿尔萨斯最终在与高阶领主提里奥·弗丁及其部下圣光勇士们的战斗中战败。在父亲灵魂的怀抱之中,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就此离世,而他留下的巫妖王之位则被一位高尚之人继承,并掌握了天灾军团的力量。
历史
阿尔萨斯王子在第一次战争开始前的四年降生,他的双亲是国王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与王后莉安妮·米奈希尔。在这位年轻的王子长大的过程中,艾泽拉斯正战火纷飞,而联盟摇摇欲坠,乌云仍然笼罩在地平线之上。
还是孩童的阿尔萨斯与瓦里安·乌瑞恩成为了至交好友,并与他后来的坐骑无敌一同成长。青年时的阿尔萨斯得到了矮人国王麦格尼·铜须的兄弟穆拉丁·铜须的战斗指导,成为了一名高超的剑士,同时也在乌瑟尔·光明使者的指引下学习圣光的真谛。不久之后,泰瑞纳斯为佳莉娅与达瓦尔·普瑞斯托领主安排了一场政治通婚。佳莉娅对此忧心忡忡,并在阿尔萨斯试图劝慰她时要他寻找自己的真爱,不要被政治捆缚住手脚。
阿尔萨斯在19岁时正式加入了白银之手骑士团。入团仪式在暴风城中的光明大教堂举行,而阿尔萨斯在仪式中获得了神圣之锤圣光的复仇。在暴风城中时,阿尔萨斯造访了新加冕的国王瓦里安·乌瑞恩,在见到刚刚出生的安度因·乌瑞恩时,这个小家伙握住了他的手指。阿尔萨斯还曾访问过敦霍尔德城堡并在其中见到了著名的兽人角斗士萨尔。在他逗留城堡的当晚,艾德拉斯派塔蕾莎前来服侍他,不过阿尔萨斯只是和她聊了聊天,并注意到这个姑娘让自己想起了刚刚爱上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后来,他在骑着无敌的时候因为意外而让无敌受了重伤。阿尔萨斯不得已亲手杀掉了自己深爱的坐骑,而这件事像幽灵般时时萦绕在他的心头。
阿尔萨斯在年轻时遇见了戴林·普罗德摩尔的独生女,法师吉安娜。两人从一开始的朋友,逐渐发展为数年后的浪漫之恋。他们互相深爱着彼此,阿尔萨斯曾为了陪伴吉安娜而留在达拉然。在他造访时,安东尼达斯为阿尔萨斯准备了一场宴会,而凯尔萨斯碰巧也在场。在宴会上,阿尔萨斯与安东尼达斯谈论了兽人最近的蹊跷萎靡,泰瑞纳斯的身体状况,以及暴风城、小王子安度因·乌瑞恩与阿尔萨斯其他的亲属近况。同样对吉安娜深有好感的凯尔萨斯有一次发现阿尔萨斯与吉安娜在一处拱门下深情拥吻,并出于嫉妒而向他大发雷霆,不过阿尔萨斯对这位精灵王子并不介意。
后来,阿尔萨斯邀请吉安娜前往洛丹伦共度复活节与万鬼节,而在此期间阿尔萨斯表示自己打算将与吉安娜的恋情公诸于众。然而,阿尔萨斯最终开始怀疑两人是否准备好共度余生,并突然终止了这段恋情好让吉安娜集中于达拉然的魔法学业,而阿尔萨斯也能集中于自己对洛丹伦应尽的义务。不久后,两人又死灰复燃,但于此时开始的天灾军团入侵彻底改变了两人的命运。
到了24岁时,阿尔萨斯已经成长为一位强大而自信的年轻人。尽管他的行动有时略显急躁,阿尔萨斯还是成为了一位知名战士,并被认为是洛丹伦最为强大的剑士之一。虽然有些轻率冒进,但无人能否认阿尔萨斯的勇敢与坚忍。他最为著名的一次战斗是在祖阿曼的森林巨魔部队袭击奎尔萨拉斯边境的居民区时,阿尔萨斯迅速向其发动反击,使其肆意妄为的举动画上了句号。
亡灵瘟疫
洛丹伦的上空阴霾若隐若现。兽人们逃出了拘留营地,而瘟疫弥漫在北方之地的消息也不断传来。阿尔萨斯与乌瑟尔受命前往斯坦恩布莱德阻止兽人对此地的袭击。年轻的王子击败了黑龙希雷诺斯并将其心脏交给矮人非拉诺·铁足锻造成一团火球。阿尔萨斯使用这件魔法物品杀死了领军袭击的黑石氏族剑圣。
然而,亡灵瘟疫的威胁正在不断扩张。吉安娜与法瑞克队长前来援助24岁的阿尔萨斯一同调查这场诡异的瘟疫。他们在一处瘟疫谷仓附近发现了一支亡灵部队,随后在布瑞尔镇遭遇了死灵法师克尔苏加德并追赶他来到了安多哈尔。
克尔苏加德已经感染了安多哈尔的谷仓并将其中的谷物运往周边的村落。在阿尔萨斯杀死他之前,克尔苏加德提到了玛尔加尼斯,一位领导天灾军团的纳斯雷兹姆恶魔。吉安娜与阿尔萨斯随后前往斯坦索姆与其正面交战。
在路上,阿尔萨斯与吉安娜停在壁炉谷休息。然而他们在此时收到了亡灵部队前来进攻的消息。阿尔萨斯让吉安娜前往寻找乌瑟尔前来支援,而他自己则留下守卫镇子。让阿尔萨斯感到恐惧的是,他发现这场瘟疫不仅仅是一场大屠杀,而是将无辜的村民全部转化为了亡灵生物。在阿尔萨斯的部队即将溃败之时,乌瑟尔终于带着援军赶到,救下了村子。
来到斯坦索姆之后,阿尔萨斯遇见了神秘的先知麦迪文。他向阿尔萨斯提出了曾向泰瑞纳斯提出的建议——向西前往卡利姆多。但阿尔萨斯坚称自己与人民心系一处,绝不会做出背叛之举。吉安娜认为先知的话有一定道理,但阿尔萨斯置若罔闻,继续向斯坦索姆前进。
净化斯坦索姆
当阿尔萨斯到达之时,他发现谷物已经被分发一空,而村民们也在不久后变为了亡灵。他命令乌瑟尔与其部下的骑士净化整座镇子。感到恐惧的乌瑟尔声称就算阿尔萨斯将是未来的国王,他也决不能遵从这一命令。于是阿尔萨斯宣布乌瑟尔犯下叛国罪,并解散了白银之手骑士团。乌瑟尔与自己的几位士兵如托马斯·汤普森爵士一同离开——还有吉安娜——而效忠于阿尔萨斯的其他人与其本人一同对被感染的村民进行了大屠杀。
当阿尔萨斯亲自开始屠杀镇民时,他遇见了玛尔加尼斯,而后者正对镇民的灵魂进行收割。阿尔萨斯成功在玛尔加尼斯得逞之前将被感染者全部消灭,并最终要求与这位恐惧魔王一决雌雄。然而玛尔加尼斯并未迎战,而是承诺他们将会在诺森德再见。阿尔萨斯随后放火烧毁了斯坦索姆。自从那天起,阿尔萨斯的心中就少了些什么东西,他迫切希望阻止瘟疫的心思让他在不久后走上了一条冰冷而孤独的道路。这场大火一直烧到了现在。
诺森德
阿尔萨斯紧紧追赶着玛尔加尼斯的部队,并在一个月后于匕鞘湾登陆。在他们寻找一片适合的建营地点时,阿尔萨斯的手下遭到了枪火的袭击,随后认出对方是矮人探险者协会。阿尔萨斯震惊地见到了他的好友与前导师,穆拉丁·铜须。一开始,穆拉丁以为阿尔萨斯是率领小队前来救出自己在搜寻符文之刃霜之哀伤时被亡灵部队围攻的部下,而阿尔萨斯表示这仅仅是个巧合。他们一同摧毁了附近的亡灵营地,却并未发现玛尔加尼斯的踪迹。
在穆拉丁与阿尔萨斯前往搜寻霜之哀伤时,一名洛丹伦信使乘坐飞艇前来与卢克·瓦伦弗斯队长交谈。他带来了乌瑟尔与泰瑞纳斯的命令,要求阿尔萨斯率领部队立刻返乡。当阿尔萨斯返回基地时,发现部下已经遗弃了哨站并准备穿过森林乘船回家。然而阿尔萨斯在消灭玛尔加尼斯之前没有任何返回的打算。在一些当地的冰霜巨魔佣兵的帮助下,他成功赶在自己的部下到来之前烧毁了船只。当他的手下到来后,阿尔萨斯背叛了那些佣兵并谎称是它们摧毁了船只,命队长将其全部杀害,这让穆拉丁十分不齿。而阿尔萨斯对部下声称他们别无选择,想要离开诺森德的唯一方法就是取得胜利。
符文之刃霜之哀伤
阿尔萨斯率部向达克萨隆要塞进发以搜寻霜之哀伤。在他抵达时,玛尔加尼斯突然出现,预言了他的死亡。阿尔萨斯决定与穆拉丁一同搜寻霜之哀伤,留下队长守卫营地。
通过一扇古老的传送门,阿尔萨斯、穆拉丁与一队士兵终于来到了这把传说中的符文之刃附近。阿尔萨斯随后与为了保护自己而试图阻止他获取霜之哀伤的守护者。守护者最终倒下,而阿尔萨斯与穆拉丁也拿到了战利品。然而阅读过铭文之后,穆拉丁发现这把利刃遭受过诅咒,并请求阿尔萨斯“忘记对复仇的渴望,率领部队返回家乡”,然而阿尔萨斯此时决心已定。他要求洞穴深处的灵魂将这把剑从冰牢之中释放出来,并称“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你能帮我拯救我的人民”。在这把武器重获自由时,穆拉丁被飞溅而出的寒冰碎块击中,生死未卜。阿尔萨斯正打算援助穆拉丁,却因为脑海中霜之哀伤的召唤而停下了脚步。他丢下了自己的神圣之锤圣光的复仇,捡起了霜之哀伤并返回基地,留下穆拉丁默默等死。手握霜之哀伤的阿尔萨斯击溃了玛尔加尼斯的部队,并最终与这名恶魔正面对决。
玛尔加尼斯告诉阿尔萨斯,他听到的声音来自于巫妖王。然而让这位恐惧魔王惊讶的是,阿尔萨斯回应称这个声音在指导他如何消灭玛尔加尼斯。将这位恐惧魔王击杀后,阿尔萨斯逃至了冰封千里的北方地域,留下自己的部队自生自灭。不久之后,阿尔萨斯丧失了内心中的最后一点理智。
背叛
在诺森德,阿尔萨斯成为了巫妖王的第一批死亡骑士之一。他获得了一套萨隆邪铁护甲,并杀害了许多自己的部下。其中有些人(例如法瑞克、玛维恩与萨萨里安)被复活为死亡骑士继续为阿尔萨斯效力。
阿尔萨斯在几个月之后回到洛丹伦,而整个王国热烈欢迎自己的勇士归来。阿尔萨斯在法瑞克与玛维恩的陪同下进入皇家密室并跪在王座前。在说出了自己不再需要这顶王冠之后,阿尔萨斯走向泰瑞纳斯并用霜之哀伤刺穿了他的胸膛。老国王血溅当场,而破碎的王冠也从此不知所踪。
阿尔萨斯随后派遣天灾军团占领了首都,并在不久后发现了已逝英雄基尔洛伦的妻子薇薇安。感到萨萨里安内心的矛盾之后,阿尔萨斯派他杀死薇薇安——他的母亲——以此证明自己的忠诚。
阿尔萨斯留下法瑞克与玛维恩负责监管城市,而他自己则前往巴尼尔农场。他在那里用死灵法术让自己忠心耿耿的坐骑无敌起死回生,并再次与自己并肩作战。
几天之后,阿尔萨斯遵从新主人巫妖王的指示重新出现在凡德玛尔村。他在那里遇见了黑暗使者提克迪奥斯,一位和玛尔加尼斯一样的恐惧魔王。阿尔萨斯把他当成了复仇的玛尔加尼斯并立刻对他发出威胁,不过却发现这名恐惧魔王的来意是提供帮助。阿尔萨斯表示自己已经不再为做过的事情感到悔恨,而提克迪奥斯解释称这把剑会吸收持有者的灵魂,而阿尔萨斯就是它的第一个战利品。
阿尔萨斯召集了藏在凡德玛尔的邪恶诅咒教派成员,并通过其魔法能力来到安多哈尔打算发掘出克尔苏加德的尸体。阿尔萨斯杀掉了守卫陵墓的圣骑士加文拉德·厄运,并找到了这位死灵法师的残骸。当克尔苏加德的灵魂重返世间之后,他悄悄告诉阿尔萨斯不要信任恐惧魔王。阿尔萨斯对此进行了沉思。
克尔苏加德的遗体损毁严重,只有到达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之井才能够完全复活。提克迪奥斯要阿尔萨斯找到一个魔法骨灰瓮来保存克尔苏加德的遗体。然而,这个骨灰瓮在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手中。阿尔萨斯杀死了谴责他背叛的两位圣骑士,光明之巴尔拉多与赛奇·真理信使,随后他面前的是乌瑟尔·光明使者,而后者称这个骨灰瓮中装有阿尔萨斯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的骨灰。阿尔萨斯最终杀死了他的毕生导师并夺取了骨灰瓮。他将父亲的骨灰抛弃掉,装进克尔苏加德的骨灰,随后开始了前往奎尔萨拉斯的旅程。
奎尔萨拉斯的沦陷
阿尔萨斯遭到了以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为首的精灵部队猛烈抵抗。他率领亡灵大军长驱直入,并将精灵部队赶到了银月城下。希尔瓦娜斯试图向精灵首都发出天灾军团入侵的消息,但阿尔萨斯摧毁了她的营地并杀死了这位游侠将军。为了让她为自己之前的无礼付出代价,阿尔萨斯污染了她的精灵之魂,并将其转化为无比可怕而扭曲的形态(女妖),随后将她奴役于巫妖王的意志之下,亲手杀死自己的族人。
阿尔萨斯随后与天灾军团将银月城夷为平地,只留下一片废墟。在前往太阳之井的路上,他遇见了年事已高的奎尔萨拉斯国王安纳斯特里亚·逐日者并不费吹灰之力将其杀死。随后阿尔萨斯利用太阳之井让克尔苏加德起死回生,成为了一位亡灵巫妖。
达拉然的毁灭
在二人前往奥特兰克的途中,克尔苏加德揭示了“第二次入侵”的完整程度与巫妖王和天灾军团的计划。克尔苏加德要前往奥特兰克消灭一群控制恶魔之门的黑石氏族兽人,以此与恶魔之主阿克蒙德取得联系。天灾军团消灭兽人后,克尔苏加德收到了阿克蒙德的指令,随后他们前往全世界法师的聚集之处达拉然。阿克蒙德要他们取得麦迪文的魔法书,这样克尔苏加德就能召唤阿克蒙德来到艾泽拉斯。
尽管肯瑞托的部队誓死抵抗,天灾军团还是杀穿了他们的魔法阵线,杀死了大法师安东尼达斯并取得了麦迪文之书。
阿尔萨斯与他的部队击退了法师们的反击,而克尔苏加德也开始了对恶魔之主的漫长召唤。阿克蒙德到来之后,他宣布巫妖王对燃烧军团再无利用价值,并命提克迪奥斯领导天灾军团。阿尔萨斯独自思考者自己和克尔苏加德该何去何从,但巫妖告诉他巫妖王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二人在阿克蒙德展开一场强大的仪式并摧毁达拉然之时消失了。
阿尔萨斯在几个月之后出现于卡利姆多,提克迪奥斯正在那里汲取古尔丹之颅中的奥术能量。克尔苏加德向阿尔萨斯讲述了巫妖王计划的最终部分,并将他传送到了位于卡利姆多的伊利丹附近。阿尔萨斯向这位刚刚获释不久的恶魔猎手伊利丹讲述了古尔丹之颅的力量,以及他可以利用这件物品消灭提克迪奥斯。在伊利丹同意之后,阿尔萨斯再次消失了。
返回洛丹伦
阿克蒙德留下了三位恐惧魔王在洛丹伦废弃的宫殿花园中负责看管整座城市,以及监视耐奥祖狡猾的仆从们。然而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位恶魔之主竟然最终落败。在几个月后阿尔萨斯归来宣布重夺王位。在他的威胁之下恐惧魔王们四散而逃,随后他又将希尔瓦娜斯与克尔苏加德招至自己麾下。他们一同消灭了区域内由圣骑士兽人屠宰者达格伦、生命使者哈拉与保卫者玛格洛斯率领的残余人类难民。然而在战斗之中,阿尔萨斯突然感到身体痛苦万分,以及脑海中巫妖王的传召。虽然他的力量开始不断减弱,他还是坚持到了杀光所有的人类。
阿尔萨斯并不知道巫妖王的力量正在消退,而希尔瓦娜斯也脱离了他的掌控。她悄悄与三位恐惧魔王碰头,而后者告诉她巫妖王正逐渐虚弱,于是她决定发起复仇。
阿尔萨斯在首都中遭到了伏击,并被迫一路召集自己的追随者在拥有强大的憎恶Bloodfeast的恐惧魔王军队中杀出一条血路。当他到达城市的边界线后,一群女妖前来接应他,并称是希尔瓦娜斯派她们前来带他前往安全之所。然而在他们到达附近森林中的空地后,阿尔萨斯收到了巫妖王另一个幻象,警告他已经遭到了背叛。希尔瓦娜斯此时出现并用毒箭射中了他。克尔苏加德在紧要关头及时赶到将她驱离此地。
但是巫妖王的精神尖啸在阿尔萨斯的脑海中回荡着——他必须尽快赶回诺森德,阻止打算摧毁冰封王座并终结巫妖王统治的恶魔军队(后证实为伊利丹与纳迦部队)。阿尔萨斯立即准备舰队前往诺森德,并留下克尔苏加德负责看管洛丹伦。
逃至诺森德
三周之后,阿尔萨斯登上了熟悉的诺森德海岸,并意外地发现由凯尔萨斯率领的渴望复仇的血精灵一族早已在此准备多时,而一位自称为艾卓-尼鲁布前任国王阿努巴拉克的蛛魔领主不期而至并救下了他。凯尔萨斯警告称就算海岸线上的侦察部队失败了,他们的主力部队也不会轻易认输,随后便传送离开。
阿尔萨斯不禁担心凯尔萨斯的话,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他们必然无法再伊利丹之前抵达冰冠堡垒,但阿努巴拉克不这么想。他建议前往艾卓-尼鲁布的破碎领地,沿着其中的地下通道率先穿过冰川。想不到其他办法的阿尔萨斯也只得如此。
阿努巴拉克建议向玛里苟斯的仆从蓝龙萨菲隆的巢穴发起袭击,并抢夺其中的财宝。不过他们不仅杀掉了这头蓝龙,阿尔萨斯还用剩下的力量将萨菲隆转化为一头强大的冰霜巨龙。
当阿尔萨斯抵达艾卓-尼鲁布的大门时,他遭到了一群矮人的攻击,这些矮人是穆拉丁生死未卜后留在当地的追随者。现在他们的首领是穆拉丁的下属巴尔古恩-火须。将萨菲隆留在洞外的阿尔萨斯只得一边与巴尔古恩的矮人和地穴恶魔战斗,一边在破碎的蜘蛛王国中穿行。在此期间阿努巴拉克起到了重要作用,他让阿尔萨斯躲过了不少致命的陷阱。
当阿尔萨斯面对巴尔古恩时,后者警告称在这片王国之下有某种可怕的古代邪恶存在正被解放出来。当阿尔萨斯与阿努巴拉克前往王国的更深处时,他们终于发现了这些邪恶存在——无面者,这是一种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的强大而残忍的种族。不过阿尔萨斯与阿努巴拉克最终成功战胜了无比强大的被遗忘的无面者。
在他们抵达王国上层时,一场大地震导致他们身处的通道崩塌,让阿努巴拉克与阿尔萨斯分处两地。年轻的国王只能运用他的智慧通过面前的可怕陷阱,而阿努巴拉克则迅速从地底向他靠近。双方会合之后,蛛网领主称赞了年轻的死亡骑士,称他现在终于理解巫妖王为何会选择后者作为自己的勇士。 当他们爬出艾卓-尼鲁布之后,巫妖王再次联系阿尔萨斯,解释称自己的力量因为冰封王座的破裂而不断流失。耐奥祖重新填补了阿尔萨斯的力量,希望他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有所建树。
当他们终于回到地表之后,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伊利丹的部队。瓦丝琪的纳迦与凯尔的血精灵在此与阿尔萨斯的部下展开了一场血战。在阿努巴拉克的帮助之下,阿尔萨斯在战场之中冲杀向前,并用魔法激活了四座冰冠方尖塔,打开了通往冰封王座的大门。然而,伊利丹早已在此等候多时。阿尔萨斯要他离开艾泽拉斯,永不得返。
巫妖王的胜利
经过一场短促而激烈的战斗,伊利丹露出了破绽,而阿尔萨斯抓住机会用霜之哀伤划开了恶魔猎手的胸膛。伊利丹倒在了雪地之中,而阿尔萨斯转向了冰冠冰川的大门。
阿尔萨斯进入了这条空荡的冰川,行走在蜿蜒爬升的冰面之上。在他走上自己的命运阶梯时,那些曾被他抛弃的声音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他听见了穆拉丁·铜须、乌瑟尔与吉安娜向他呼唤的声音,但他置若罔闻,继续向前。最终他抵达了冰峰之顶,而在他面前的是一块寒冰棺木。其中有一副盔甲,仿佛端坐在庞大的王座之上。现在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声音——来自耐奥祖嘶哑的低语:
“交出那把剑……完成循环……将我从这监牢中释放出来!”
带着一声充满力量的怒吼,阿尔萨斯用霜之哀伤击碎了巫妖王的冰牢。随着一声尖啸,包裹着冰封王座与那副盔甲的寒冰飞溅开来,散落一地。阿尔萨斯微微倾身,捡起了脚下耐奥祖遍布尖刺的头盔,并将这件无比强大的神器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现在,”他们一同说道,“我们合为一体了。”
“交出那把剑……完成循环……将我从这监牢中释放出来!”
天灾军团的巫妖王
多年以来,阿尔萨斯不断梦见自己的过去。他最终放弃了自己内心中最后的人性,并吸收了耐奥祖的灵魂,成为了巫妖王的唯一人格。
作为巫妖王,阿尔萨斯向艾泽拉斯发动了又一场天灾入侵,并导致部落、联盟、血色十字军与黑锋骑士团共同组成联军向诺森德进行反击。他此举的用意是将强大的英雄引诱至诺森德并为其布置了大量挑战,打算清除掉其中的弱者,并让强者对自己的道德观产生质疑。他的计划是让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士们成为他自己的新任勇士,并让他们率军进攻曾经的故乡,正如他自己的经历一般。
死亡
就在阿尔萨斯的计划即将成功之时,一群由提里奥·弗丁率领的冒险者们向冰冠冰川发起袭击并来到了冰封王座前。巫妖王将提里奥冻结在一块寒冰之中,并在确认眼前的冒险者们是艾泽拉斯上“最强大的部队”后表示满意,随后一击将其全歼。正当他准备将这些尸体转化为亡灵时,提里奥挣脱了束缚并用灰烬使者摧毁了霜之哀伤。这一举动将剑内的灵魂全部释放出来,其发起的攻击让巫妖王动弹不得。泰瑞纳斯的灵魂随后复活了死去的英雄们,后者帮助提里奥重创了阿尔萨斯。没有了霜之哀伤与统御头盔的巫妖王又变回了那个曾经的自己:洛丹伦的王子,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在生命将逝之际,躺在父亲灵魂怀中的阿尔萨斯轻声问道一切是否已经结束,而泰瑞纳斯这样回答:“王权没有永恒,我的孩子。” 阿尔萨斯说自己的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随后微微闭眼,双手无力地滑到了地上。
黑夜边缘
巫妖王被击败后,希尔瓦娜斯前往冰封王座。她找到了阿尔萨斯遗弃的盔甲,但他的尸体与霜之哀伤的残片均不知所踪。在自杀之后,希尔瓦娜斯的灵魂来到了一片黑暗领域,并在那里见到了阿尔萨斯饱受折磨的灵魂。
她注意到一个熟悉的东西,认出它来。那个发出嘲弄的声音曾经将她的灵魂紧控于掌中。是阿尔萨斯吗?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他也在这里?阿尔萨斯的灵魂向她冲过来,绝望地向她求助,但他突然认出她来,不由惊恐地缩回去。这就是那个将成为巫妖王的男孩。此刻,他只不过是一个害怕得发抖的金发男孩,承受着生前作恶的报应。如果此刻希尔瓦娜斯有任何一丝的灵魂没有被撕扯和折磨的话,她或许会在有生以来第一次对阿尔萨斯感到一丁点的同情。
性格
阿尔萨斯是位实干家——胆大心细,直来直往。他是位能够鼓舞人心的领袖,并在与他人的沟通中表现出了自己的睿智与平易近人,同时也能坚持自己的决定,让其他人接受自己。
从另一方面来看,阿尔萨斯也有着报复心态,有时会失去自控能力。他对失败非常抗拒,并且很难承认自己的错误。他总是想寻求其他人的肯定(比如他的父亲)却得不到欣赏。他绝不能接受任何人的背叛,并且让吉安娜许下了永不背弃他的誓言。
在他的父亲死后,阿尔萨斯声称自己已经感觉不到罪责、羞愧或是遗憾,这说明他的灵魂已经被霜之哀伤所吸取。 他变成了一位冷酷而多疑的人,带着可怕的幽默感。作为一位死亡骑士,阿尔萨斯会嘲讽自己的对手,并享受将其击败的过程。
即使是作为死亡骑士,阿尔萨斯仍感到自己最后的人性在抑制着他。在觉醒成为巫妖王之后,阿尔萨斯体内最后的善意之光也终于泯灭,他的灵魂自此完全属于霜之哀伤。他还挖出了自己的心脏,将它扔进了冰冠冰川下的遗忘深渊中。
阿尔萨斯在生命的最后时分也许重获了一些人性,不过这是在霜之哀伤碎裂并释放其中的灵魂之后。
平行时间线
大地的裂变时代中萨尔访问了另一条时间线,在其中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与吉安娜成婚并为人父,与巫妖王没有半点联系。
影之哀伤

b3aa617081c5408e8ba59bc2c598e2cei68.gif.png
为了给对抗天灾的生者大军提供武装,达里安·莫格莱尼成立了灰烬审判军,这是一个由银色北伐军和黑锋骑士团最出色的匠人组成的联合组织。可尽管英勇无匹的十字军圣骑士掌握着圣光的力量,他们的领袖提里奥·弗丁拥有着灰烬使者,莫格莱尼手下的一些死亡骑士还是不由地怀疑起了他们获胜的可能性。
这些死亡骑士坚持认为,灰烬使者与银色北伐军固然强大,却仍不足以击败霜之哀伤。他们发誓说达里安·莫格莱尼暗地里早已发现了另一把传奇兵刃——而它才是击败巫妖王,净化诺森德的关键……而这把武器,如今还并不存在于世上。
目前,这把武器只存在于模糊的构想当中,它的杀伤力无非是一股无力的愤恨。人们只能在私下里悄悄说起它,因为大领主有个习惯——他喜欢让公开谈论这把武器的人永远地闭上嘴。
然而一把可媲美霜之哀伤的神器存在的可能性一直牢牢地刻印在黑锋骑士团成员们的心中。单单它的名字,就能激励熔炉燃烧整夜,让鼓风机不知停息,让灰烬审判军的黑锋铁匠们持续地挥动铁锤直到手指失灵。当其余的匠人艺人埋首于收集成百上千破损的武器,用磨刀石将他们打磨发亮之时,这些少数派则沉浸于梦想中,盼望一把武器能终结诺森德的战事。
影之哀伤……传奇的双手斧,它诞生于神圣和堕落的力量当中,束缚着一千个亡魂,只有艾泽拉斯最强健的武器大师才能将其挥动。要创造出这样的东西看来是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传言并没有因此而消逝。
一些铁匠声称,影之哀伤必须是一把打磨得空前完美的普通的斧头,而另一些却认为影之哀伤该用一把对世界有着重大意义的武器重塑而成。而莫格莱尼自己,在众人的强力说服之下,说出了自己的见解,他相信只有阿尔萨斯自己的锤子才配做影之哀伤的雏形——而如此荒谬的要求竟只是打造影之哀伤的第一步。
要束缚住冰冷的斧刃中流淌的能量,影之哀伤必须用大量不洁的萨隆铁来打磨,而这些东西乃是上古之神尤格萨隆硬化的血液,只有熔炼金属的大师才能加工它们。
要强化它的杀伤力,还必须用未完成的影之哀伤杀死那些最强大的天灾奴仆,并用这把斧头吞噬他们的灵魂。
要斩开巫妖王的盔甲,影之哀伤还必须用冰封王座的碎片作装饰,冰封王座正是由当初基尔加丹取来扭曲虚空的灵冰雕琢而成。
据说,只有集合了这些强大的要素,影之哀伤才能被铸成。然而,即便这把斧头得以完成,疑问和恐惧仍不会消散。将被害者的灵魂囚入武器,用鲜血和扭曲虚空的精华来加工,这些做法跟铸造天灾的符文剑真的有区别么?
谁能说巫妖王不会因为有人胆敢放肆地仿制他最珍爱的财产而毁灭——甚至干脆控制——影之哀伤的铸造者?如果阿尔萨斯,这个在他的年龄段上最虔诚的骑士之一,也会因为霜之哀伤的低语而迷失。那么强大的影之哀伤是否也会像它的姊妹剑一样,带给这个世界同样的苦难和灾劫?
既然没有人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谁又有这胆量去试着挥动它呢?

c743c7c52b3447d8a87d6b5479230a42i68.gif.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魔兽世界玩家社区,为广大wower打造专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
  • 官方手机版

  • 微信公众号

  • 商务合作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
  • 鄂ICP备20007009号-6 | 营业执照 |